全部
  • (135)

2 诗歌:你是一面镜子

你是一面镜子,照出了时光对我们的摧残。腮上褪落了红颜,沉甸甸的情欲,已渐枯干。不可以再发生故事,人世间的算术这么复杂,又这么有限,如果撕开你的亵衣,注定将充满遗憾。但我依然从人群中找到你,如同找到一粒水滴。而你抓住我,从你稳稳的河岸。当我们目光温润地交融,我们感到彼此灵魂的火焰。不知谁栽种了我们这一季作物,就算枯萎,根须也在地底紧紧相连。当我们挽起手,我们就能微笑,含泪走进残忍的河流,不再孤单。(...

  • 359
  • 2
  • 3
  • 0
2017.12.17 15:25

英文诗译作:天气

作者:费思. 希林(Faith Shearin)。你出生那日有天气,你死亡那日有天气。有的年份干旱,有的年份发大水:那时好像所有都在上升,膨胀。有的年份,冬天落下无法阻挡,有的年份,夏天的闪电烧焦了草原。风向标在屋顶,使人晕眩,飓风卷起,如一群猫蜷卧于天空的地图:树下的母牛被成群的苍蝇标识了轮廓。有的天气把陌生人吹进城里,有的天气变幻无常:如同一个争论,一场病,或一个早产儿。庄稼倒下,田野变成饥馑的完美示范;暴...

  • 114
  • 8
  • 10
  • 0
2017.03.30 18:45

诗歌:唱歌的草原少女

你看到了我,但不在意我的目光。你唱着那支心爱的歌儿,沿着河岸,信马由缰。越过我的肩头,你望向远方;带着一点想望,一点忧伤。歌声从你心里潺潺流出,好像小河在大地上流淌。啊,风儿顿时变得轻柔,小鸟儿也停止了歌唱;草原安静下来,连天空和云朵都变得迷茫。你的衣衫宽大破旧,那是大人穿剩的衣裳。你的手脸皲裂,因为戈壁上尘沙的飞飏。但你仿佛站在悉尼歌剧院,或者百老汇时代广场;或许你根本就不在乎是否全世界都听你歌...

  • 95
  • 1
  • 9
  • 0
2017.03.26 14:46

诗歌:拂 晓

晨光似乎也懒得为你遮掩。这一刻,你恬然不知羞耻地横躺在我的眼前。奶子上的痣,肚皮上的刀疤,皱巴巴的床单,还有汗渍和散乱的头发。但你的呼吸是均匀的,仿佛在对我说,别看了,走吧,该干啥干啥去吧。你不介意在我面前袒露,一如我在你面前那么坦然。你知道我们没有必要为情欲,为自己,或为生活残缺的真实道歉。这是我们悲摧的生活为数不多的几个喘息的瞬间,所以,亲爱的,请多躺一会儿吧。因为即使再过一万年,你也会温柔地...

  • 374
  • 0
  • 6
  • 0
2017.03.22 16:54

城市之巅—InMemoryofC.J.J.

站在楼顶,你已无路可逃。视野很辽阔。这一眼望不到边的泥灰帝国。马路很阴险。它会陡然直立,像一张烂席摔上你的脸。长街长不出庄稼,石头和水泥把我们分开。它已侵入四肢和脸颊,不久,我美丽的身体将被完全占领。所有叫喊都已淹没,离家乡越来越远了。宝贝,放开拉住我的小手吧,在雾霭之外的天外,那里有一个清凉世界。(小脚,2017.03.21)

  • 48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7.03.21 10:31

诗歌:走要走在大路上

走要走在大路上,我听见诗人的吟唱。为少男和少女,为早晨和希望,那样激昂,那样高亢。来把易于激动的心跳怀想,来把一起翻山越岭的日子怀想。肉体纤若蒲公英,却有着痛苦的向往。当南风一来,就呼啸着穿过荆棘的丛林,哪管像野兽一样。啊,总会有泪水,总会有失望。因为总有虫豸总有豺狼虎豹,也总有披着人皮的妖叫嚷伟大的理想。一万年太久的时间,一万种青铜的锁链。一万个失魂落魄归隐深山,一万个披头散发踯躅江岸。渴望的疼...

  • 141
  • 7
  • 3
  • 0
2017.03.15 15:29

诗歌:纳西西斯

少年,别在水边徘徊,别盯着危险的湖面。它会伸出水妖的手臂,把你拖向淤泥的水底。当你沐浴爱情,万物也顿生光彩;当你失去爱情,似乎整个世界都无法弥补。但生命是一棵坚韧的树,遍体鳞伤也会绽发新绿。你已不是婴孩尚在襁褓,悲伤不可以拿来撒娇。请听我高喊一声,勇敢地从湖边回头吧。你将重新收获一点爱情,它使生活变得可以忍受。(小脚,2017.03.05)

  • 455
  • 1
  • 2
  • 0
2017.03.05 16:13

诗歌:鸟笼里的红嘴鹦鹉

路过宠物店,一抹翠绿击穿了我,犹如一粒子弹。这小小的翠绿不盈一掬,里面却跳动着整个森林,和整个的草原。它倏上倏下,倏左倏右,白色鸟笼掀起了绿色的风暴。看,老板说,多么喜兴的一只鸟儿。仔细观察使我心惊:它在跟鸟笼搏杀,它又咬又啄,它的嘴似乎被焦灼割得血红。幼小的生灵,哪里能忖度险恶的人心呀!貌似光鲜的白色鸟笼,包裹的却是丑陋的黑色钢筋。狭小的樊笼不是翱翔的草原,纵然你如杜鹃泣血,人类也听不到你的呼喊...

  • 225
  • 2
  • 3
  • 0
2017.02.24 10:33

诗歌:追逐蝴蝶的小女孩

灵魂有多大?有多小?一对洁白的蝴蝶追逐翻飞,在草地上画出捉摸不定的弧线。女孩追逐蝴蝶——我的眼睛追逐女孩:刚学会走路的小腿跌跌撞撞。你在追逐什么?如此锲而不舍?难道你不明白,你没有长翅膀?而当你把蝴蝶抓在手心,双方的快乐都将消失不见?阳光在蒸腾,草儿在拔节,花儿颤悠悠张开了花瓣。我们来到了精灵世界。我猜,这灵魂,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呀,就算在梦里,也要追逐自由和欢乐。阳光的手,慈悲一些吧,请求你,祈求...

  • 507
  • 4
  • 3
  • 0
2017.02.14 13:19

诗歌:与生命捉迷藏——有感于西棣的诗

天黑了,玩伴早已经回家,妈妈已喊你吃饭。可是你呀,你着迷于这危险的游戏,你与生命捉起了迷藏。你与春天捉迷藏,春天被抛落深海。你与冬天捉迷藏,冬天的旷野无比辽阔。你最喜欢与秋天捉迷藏,而秋天漫不经心死不改悔。唯独夏天,那夏天的热烈对你仿佛是一种诅咒。你与身体捉迷藏,病痛没能找到灵魂。你与血管捉迷藏,抓不住沸腾的细胞。你与瞳孔捉迷藏,看见了满天的星星。你与黑暗捉迷藏,最终迷失了自己。生命禁不起推敲,夜...

  • 238
  • 4
  • 1
  • 0
2017.02.11 13:40